家丑赵荷书包1 家丑电影免费最完整版

时间:2021.10.14 来源: 浏览:

束意味着开始

我与邱杰相识于1996年初夏的北京。那年夏天,我收到法院传票后专程从上海到北京与我的第二位丈夫俞钟时离婚。

开庭是在上午9点正,一位穿黑风衣、戴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,走到我面前拿出一份公证书,轻声对我说:“你是原告韦菊雯吧,钟时现在在德国,他委托我做诉讼代理人。这份公证书是他的亲笔。”

接着审判长宣布开庭。他在法庭上自我介绍说,他叫邱杰,是俞钟时的朋友。我暗想,他根本不是我的丈夫,如何与我谈论婚姻中的是是非非呢?好在俞钟时在公证书上对我的诉讼请求未表示出异议,我们双方很快达成离婚协议:我与俞钟时共同在北京方庄买的一套房屋归他,他赔偿我20万元人民币。

几天后我们双双在法院领取了离婚判决书。走出法院大门,我感激地望着邱杰,说:“多亏了你,否则,我这次离婚恐怕没这么顺利。”谁知,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钟时失去了你,恐怕要后悔一辈子的。我代理这个离婚案,你不会恨我吧!”

那天,我请他在北京建国大酒店吃饭。他告诉我,他有一个14岁的女儿在英国读书,因与妻子长期分居,去年他与在英国的妻子离了婚。

我也坦率地告诉他,在与钟时结婚前我还有过一次婚姻,前夫目前在美国,离婚的原因跟他完全相同。我有一个正在念中学的女儿,现年15岁。

回到上海后,他每晚十点以后都给我打电话。他的声音总是带有淡淡的伤感和柔情,就像咖啡里加入牛奶。放下电话后,我常常难以入眠。他的声音给我带来了久违的甜蜜的回忆,我想我恋爱了!

1996年9月1日,那个小雨绵绵的夜晚,他突然打电话说已到上海了。我兴奋得立即驱车前往上海虹桥机场。我们在机场久久地相拥在一起,“小韦,我都41岁了,遇见你我不想再等了。我们结婚吧!”他深情地说。

我们就像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,沉浸在自己营造的爱情世界里。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结束第二次婚姻的同时竟迎来了第三次爱的浪潮。美满和谐的新家

1997年10月,我与邱杰正式结婚。我比他只小1岁,可我感到在他面前,我总有撒不完的娇。每天早晨起床前,他给我热好牛奶,还为我挤好牙膏。虽然银行里配给我一辆“福特”轿车,但我还是坐着他的“本田”上下班。

有了邱杰,我的生命充满了阳光,我感到做女人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!

我的女儿汶汶是个懂事的乖孩子,平日里她在学校住校。我与邱杰结婚后,她就亲昵地称他“爸爸”。

邱杰很喜欢汶汶,他当面不说,常常在夜深人静之时,问我:“你年轻时,一定象汶汶那么漂亮可爱吧。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!从她的身上,我看到了你的影子!”

以后,邱杰主动换我接送女儿。每星期五,他驾车去女儿的学校,雷打不动,再重要的应酬他都推辞掉。

一天,我看到女儿从书包里摸出一部“摩托罗拉”手机,好奇地问:“汶汶,这部手机从哪里来?”她笑盈盈地说:“爸爸送给我的。漂亮吗?”我点点头,附和道:“确实漂亮。当心,别弄丢了。”邱洁关心汶汶,让我心里很安心。

女儿通常总是一人睡在自己的房间里。一天,她突然对我说:“爸爸同意我和你们睡在大房间。我睡沙发,好吗?”我不经意地说:“好哇,这样可以节省电费,少开一部空调。”晚上,女儿轻轻走过来,半开玩笑地说:“妈妈,让我在你们的床上睡一会儿,好吗?”

邱杰马上表示不满:“汶汶,你是个大姑娘了,不可以这样。”女儿有些失望,怏怏地回到沙发上睡了。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汶汶傍大款?不可能!于是,我向老师解释道:“来接汶汶的男子不是什么外人,而是他的继父!同学们误会了。”话虽然这么说,可我隐隐感到不妙,汶汶最近与邱杰关系确实比较亲近,很久没听她叫邱杰“爸爸”了。有时她直呼其名,甚至有一次我亲耳听到她叫他“杰”。

扩展阅读文章

长命百岁_热门文章

家丑赵荷书包1 家丑电影免费最完整版_相关文章

长命百岁_推荐文章

推荐内容

亲我胸

Top